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远去的故事文章精选

2021-03-31 故事大全 9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入冬不久,咱盘锦人就措手不及地体验了一把北风呼啸雨雪交加的浪漫,不过没几天又神奇般地出现逆转。人们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穿越在冰凌雾凇编织的“哥德巴赫猜想”之中,真的有些无法再相信大东北那些童话故事的真实——这地球是咋地了?为啥一会儿数九寒冬一会儿又春回大地?那些在朦朦胧胧的天空上洋洋洒洒的到底是雾还是霾呀。

  于是,那些仿佛久违了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便成为平日里一座城市与另一座城市相互羡慕和嫉妒的标准。

  于是,去户外运动去自由呼吸清新纯净的空气就成为人们一种期待一种奢侈。

  于是,人们就会情不自禁地去想过去去想故乡那蓝莹莹的天清凌凌的水……

  前段时间,有一个叫《借山而居》的帖子火遍网络。这或许是当下城市人心态的一种微妙体现,那就是回归土地——我们不喜欢雾霾不喜欢白色污染,我们厌倦办公室政治,我们害怕所有的农药残留……当理想和梦想与现实和真实无情地碰撞,选择潇洒的逃离也许也是一种无奈的浪漫吧。

  不过,作为盘锦人我们应该由衷地为咱们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你看,咱盘锦绝对具有大北方四季分明的豪气,尤其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银装素裹的冬季。它浓缩了一春一夏一秋的欢乐和热情,凝聚成一种无穷的智慧和力量,铸造了咱盘锦人心阔如海坚韧快乐热爱生活创造未来的优秀品质。也许是因为经济发展和全球气候变暖的缘故,如今冬季里那种地冻天寒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人们衣不御寒的年代也已经过去。在咱盘锦那朗朗的晴空始终会绽放在人们的脸上,每当暖暖的南风柔情般吹开冰雪覆盖的大地,那大地就像一个正在奔跑的强健的小伙子浑身冒着热气,尽情地彰显着冬天之摄人心魄的风情。

  记忆中的冬天就像那个年代一样寒冷。那时在咱盘锦似乎农村和城里一个样——下雪了,就意味着真正进入了冬季。人们要穿上御寒的棉衣棉裤,戴上棉帽子棉手套,脚上是厚厚的棉胶鞋,讲究一点的是翻毛大头鞋,学生们比较钟爱的是黑大绒面白底的“北京棉”。那时的大雪似乎一场接一场地没完没了,冬季真的是婉若冰的王国雪的世界,在外面行走的人,面部都是僵硬的,头发、眉毛都是白的,回到家只要一钻进热被窝就不想出来。每天早晨,母亲都要把孩子们的棉衣棉裤拿到灶火上烤热,然后就喊:“快起床了,热乎着呢!上学别晚了。”

  于是,顶风冒雪得得瑟瑟地来到学校,不过教室内除了没有风也只是挨着炉子的同学能伸出手来。最盼望的当然是下课铃声,可以用最原始的办法让双脚恢复知觉,要么跺跺脚活动活动要么就一排男生一排女生靠在教室外避风的墙边一起推搡“挤香油”,这美好的时光也只有短短的10分钟,之后还要继续任凭寒冷大发xx。

  放学了!孩子们立即像脱了缰的野马不顾一切地投入到神奇的冰雪世界里——除了打雪仗、堆雪人,有剋冰的,像速滑健将一样在油光溜滑的青冰溜子上表演着各种高难度动作;有滑雪的,中间一人双脚蹬着冰面出溜,另有两人于左右两边拽其双手于冰上飞跑;还有的拿来大人劳动用的铁锨,让伙伴中一人或立或蹲于锨中,另有几人抓住锨把推着或拉着锨上的人,时而来回奔突,时而就地打转,铁锨背在冰面上可以滑得飞快,玩够一时跑累了就换人再玩,直玩得热火朝天,乐而忘返,此玩法可称之为“推磨磨”。

  本人最喜爱最常玩的是到大河去玩滑冰车,因为那里冰如镜面且宽广无比。那滑冰车其外形类似于电影《林海雪原》中那种马拉爬犁,“开动”滑冰车时要先将小腿盘起来或者跪坐到车面上,然后双手握紧“桨”用力一撑滑冰车就往前“行驶”,如果遇有“险情”,可以将“桨”用力扎在冰车前面的冰里,滑冰车就会停止前行。我们往往是一大群孩子们在一起玩,比赛看谁滑得快、看谁滑得好,有时候还要像玩碰碰车一样相互碰撞。在激烈的游戏战中,我们经常把身体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手脚也经常冻伤,一身泥水地回到家还要挨大人骂,却都并不在意,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溜出来,尽享冰上游弋的无穷乐趣。那些大孩子们玩的自然是更高级的“单腿驴”了,之所以叫单腿驴,是相对滑冰车而言的,滑冰车有两个冰刀,单腿驴只有一个,像冲锋舟、摩托艇一样速度快灵活。

  还有一种比较文明的玩法就是“抽冰尜”。那冰尜是木质圆锥形物体,锥头镶嵌一粒滚珠,冰尜有拳头大小,用一条鞭子不停地抽打,使其不停地旋转。要使它转起来,一开始要很卖力地抽打,而且不能有丝毫的间断,但当它旋转的速度稳定以后,就只需要偶尔轻轻加力抽打一次就可以了,因此老师经常教育我们在学习上要像玩冰尜一样,先打好基础,以后的学习就会容易了。而我们却把它编成歇后语用在同伴身上:“停下来的冰尜——欠抽!”

  星期天,父亲会带我去砸冰窟窿打鱼,工具是冰穿子和搅捞子。冰穿子就是一个下尖上粗的锥形物,上部有柄可由双手提升,用它锋利的尖部破冰穿洞。首先要选好地点,有水也要有草,这样的地方有鱼的机会高些。然后,在冰面上砸开个半米左右的窟窿,将搅捞子放入后顺时针由慢到快搅动,凭感觉收起,就会有惊喜出现。如果是在大河上砸窟窿,当接近水面时,先将其壁修整好,然后将冰穿掉转大头向下,奋力砸向最后一层冰,冰面的巨大压力将水从中压出,冰面下那些因缺氧迷迷糊糊的鱼儿们就会随着水翻滚到冰面上,但扑腾不了多久就冻僵硬了,还保持着挣扎的姿势,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收获了这些战利品。于是,到了晚上那袅袅炊烟里就会飘出诱人的鱼香……

  回想那些远去的故事,尽管有些寒冷但内心深处是温暖的。“土地”这个词虽然普通平凡却深邃灼心,每每提起总是高频率、快节奏、强力度地点击我们的心灵。“土”最初的样子就是一株苗破土而出,或者一棵树站立在地平线之上。“也”意为“双向或多向延伸”。“土”与“也”紧密靠拢组合成了“地”,意思是“土向前后左右四面八方任意方向同时延伸”——土地给予我们的是母亲博大的爱心和永远包容的情怀。

  轻轻拂去岁月的尘埃,翻开书籍上尘封的笔迹,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土地史就是人类的进化史、发展史、文明史,土地的命运就是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命运、人民的命运——珍爱土地保护环境是每一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们有无数个理由赞美歌颂咱盘锦的天咱盘锦的地——那是咱心中最美好的家园。我喜欢土地的味道,那是母亲的味道,那是父亲的味道,那也有走出故土的游子们带来的“风”的味道。每当我走进田野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著名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lizhigushi/21263.html

Tags:故事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