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叶沙的故事》舞台剧剧本

2021-04-01 故事大全 10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一)

  人物:旁白、叶沙、中年男人、老太婆们、一群群众演员、陈果。

  旁白初夏的一天下午,叶沙风尘仆仆地抵达了昏昏欲睡的杏林县。他从简陋的汽车站走出来,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

  (叶沙上,走到舞台中央。)

  (叶沙掏出手帕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向一位袒胸露乳的中年男人问路。)

  叶沙老兄,请问狼背路怎么走?

  中年男人狼背路?没听说过。

  叶沙这不可能,狼背路在这杏林县可是家喻户晓的呀。老兄,你也是刚从外地来的吧。

  中年男人呸,俺在这撒了三十八年的尿,哪个坏人王八不认识我?狼背路就没有,娘背路就有一条。

  叶沙(将信将疑地问。)哦——那娘背路怎么走?

  中年男人县化工厂后面,走三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往北走,一直往北走。

  旁白叶沙又问了好几个路人,他们都说杏林县没有什么狼背路,狗背路的,只有一条娘背路。

  (叶沙手搭凉棚,口里嘀咕着什么,认清方向便大步流星地向北走。)

  (舞台灯光渐暗)

  旁白杏林县盛产中药材,是远近闻名的药材之乡,始建于北宋,历史上曾出过七十八位名医。民国初年,还出了一位锄强扶弱的侠士,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千里追风,宁笑雨,宁大侠r渡炒诵杏肽?τ暧泄兀?钟胨?薰亍?br

  (二)

  (灯光渐强)

  旁白风沙扑面,热表子人,叶沙汗如泉涌,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叶沙(一边用手帕擦汗一边骂到)这鬼天气热得太离谱了,妈的。

  (叶沙满腹牢骚地站在娘背路的路口,东张西望着。)

  (老太婆们站在舞台中央,齐打太极拳。)

  叶沙太阳火一样烧着,路面烫得煎脚。娘背路曲曲折折,像一条青皮蛇漫不经心地蜷曲着。路旁有一口黑如墨汁的水塘,一棵长得骨瘦如柴的枣树,和一群神经似乎不太正常的老太婆。

  (旁白上,拍着叶沙的肩膀问)

  旁白嘿——你干嘛说人家不正常?难道你就很正常?你可不要歧视老年人。

  叶沙她们确实有点二百五,大热天不躲在屋里好好睡觉,跑出来打什么太极拳。全中暑了怎么办?

  (叶沙说完后,转过身,走近老太婆们。)

  (旁白退到舞台一侧)

  旁白你看,水塘里浮满一些家禽的尸体,废纸,果皮破木桶什么的,林林总总多不胜数。

  (叶沙捂着鼻子从那群老太婆的身边疾步而过。)

  老太婆们(一拥而上,将叶沙团团围住。)给我们站住——

  叶沙(强压心中的怒火,嬉皮笑脸地说。)哎哟,我这是招谁惹谁?您们一包,我都成了饺子馅了。

  老太婆们(双手叉腰)哼,你头一次来这吧。脸面生得很,找谁?

  旁白她们气势汹汹,哪里是问话,简直是提审犯人。

  叶沙(振臂一呼,枣树叶子沙沙地往下掉。)我找谁与你们没有关系,别碍着老子走路。

  老太婆们(个个摩拳擦掌,怪吓人的。)我们是娘背路保安大队的红色娘子军,你不说,今天就甭想往前走半步。

  旁白都什么年纪了,还叫“娘子军”。

  叶沙(假装一脸凝重。)我找萨达姆。

  老太婆(缩小包围圈,蠢蠢欲动。)想蒙我们?萨达姆是伊拉克的,怎么跑这来混啦?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不老实?先把你抓起来再说。”

  叶沙(连忙说)开玩笑而已,别动手呀。我说,我说,我找宁风。

  旁白叶沙见势不妙,只好老实交待。

  老太婆们你来晚啦,昨天夜里咽气了!

  (老太婆们说起宁风,唏嘘不已,有的还泪流满面,哭得痛不欲生。)

  (叶沙听到这个噩耗,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老太婆们(关心地问)你怎么了?要叫救护车吗?

  叶沙我没事。(叶沙说完便晕死过去。)

  (灯光渐暗,鸟鸣声起。)

  旁白迷迷糊糊间,叶沙仿佛失去了重量,他看到自己变成了一只灰绿色的小鸟,飞到屋檐上孤独地啼叫着,一股青烟袅袅升起,天阴森森地笼罩着死寂的大地,有一场暴雨即将倾盆而至……

  (三)

  旁白醒来的时候,叶沙觉得从未有过的空空荡荡,时间凝固了,一种酸酸的刺激性气味肆无忌惮地往眼球聚拢过去。他咬紧牙关,强作平静,心中却有千千万万条虫子蠕动,噬咬。叶沙像一片被吞噬得一干二净的菜叶,痛苦地忍受着。(叶沙作痛苦状,慢慢站起来。)

  (叶沙在老太婆们的簇拥下,慢慢地向前走。)

  旁白每一步都很漫长,叶沙感到好累好累。在娘背路二十八号,叶沙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二次号啕大哭。(叶沙号啕大哭)

  旁白(悲凉地说)叶沙的老母亲是从金弦大酒店的二十一楼跳下来的。叶沙赶到现场时,地上剩下一摊血迹。我亲眼目睹了生性倔强的叶沙痛哭流涕,生在死的面前从来就如此不堪一击。坠楼自杀是什么?灵魂从生到死的一次飞行,这样的飞行仿佛是一场悲情的谢幕表演,演的人陶醉,看的人百感交集。(灯光渐暗,陈果与一帮群众演员上。)

  叶沙爸,儿子来晚啦!

  (叶沙跪倒在地,面对摆在灵堂正中的棺材咚咚地磕响头。屋内一片哗然。)

  陈果(声音响如洪钟,一边说一边走近叶沙)叶沙,你怎么到这捣乱?

  叶沙(愤然抬头,一缕鲜血从叶沙的额头伤心地往下流。)我捣什么乱?死者是我爹。

  陈果(气鼓鼓地盯着叶沙)叶沙,我是你顶头上司陈果,你还认得我吗?棺材里面的是我岳母,怎么成了你爹?你是不是神经失常了?

  叶沙(指着棺材说)陈局长,这里面的不是一代大侠宁笑雨的嫡传长孙宁风吗?

  陈果放屁。那个宁风还没死,在兴宁县狼背街开了一间诊所。咦,奇怪——你不姓宁,怎么叫他爹?

  叶沙哎哟——(叶沙又晕了过去……)

  (完)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lizhigushi/21406.html

Tags:舞台剧剧本故事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