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同学的母亲_精彩故事

2021-04-05 故事大全 41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过去的时光啊,经过情感地打磨,渐渐退却斑驳的痕迹,留存在心底。又仿佛不经意间,叩响某个岩洞的崖壁,却意外地听到沧桑久远的回声。——题记

  

  那天,同学帮我到省城武汉办事。2个多小时的车程里,话题在不知不觉中,由孩子高考上大学转向她的母亲。她对母亲的回忆有些零零碎碎,反反复复。有几次想打断她,不希望她把感受停留在过去的记忆里,也好让行程有些轻松的气氛,但见她的眼角有泪,时隐时现,又不忍心。

  悲苦、辛酸、屈辱、无可奈何、善良、顽强、抗争、吃苦耐劳……这些词语连缀成篇,从中可以窥见一个经历新旧两个社会的中国母亲形象。根据她的讲述,写成下面的文字。

  

  我的母亲,安徽枞阳人。幼时,家道贫寒,兄弟姊妹7人,母亲乃幺女也。长及9岁,外婆生子遇大出血辞世,不久,外公亦抑郁而终。终日缺衣少食,加之战乱频仍,生存难矣。叔外公怜惜之,带至芜湖,随货轮漂泊。身小力贫,难以成事。船工诚朴,多加照应,得以苟活。若干年后回乡寻亲,只寻得一弟。余因饥饿,因病痛,因兵役,皆不存焉。

  

  经年累月,辗转芜湖长江。望眼欲穿,迎来东方既白。1952年,经人绍介撮合,嫁与长航江民号船长为妻。船长姓梁,祖籍汉川马口,高大英俊,人亦善良。成婚7年,相敬如宾,相濡以沫。连得三子,分列江民、建民、秋民。然好景不长,或人羡之,或天妒之,打击迭至。

  长兄以船号取名,船员喜之,抱至甲板,嬉戏良久,经受寒风。本草西方兼用,苦口黄连长服,咳四年不愈,后染脑膜炎,人显痴呆,自理困难。年近六旬,终生未娶。所幸低保救助,现居小镇幸福院。

  三哥出世,母亲月子未满,梁父休假完毕,辞别妻子。临行留言,此去再回设法买猪蹄发乳。妻儿环绕,欢声笑语,转身挥手,依依不舍。谁知此别成诀别,留言成遗言。后长航来人调查询问,何因期满不归,方知梁父失踪多日。警察广为搜寻,张贴告示,江中打捞,一无所得。公安推测,遭遇歹人,索其手表,遭拒反抗,合而谋之,麻袋裹尸,弃之长江。苦无线索,终成悬案。母亲一夜白发,拖家带口,牵一子,背一子,抱一子,几近乞讨,找遍武汉三镇长江周边。泣血寻夫,却是活不见人,死不觅尸,梦不遇魂。活生生晴天霹雳,如大厦倾柱,如大水冲堤,泪干,声嘶,目呆,神滞。孤儿寡母,衣食无着,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长航不忍,码头设店,让母售货。母不识字,不会算术,既工作,又顾儿,不出三月,亏损居多,无奈放弃。长航又出资,补偿200余元。

  母携幼子,移多富巷,租房住,打短工。虽巷名多富,实富余穷人。替人洗衣浆被,终日劳累,所得无几;进厂加工灯泡,江民无知,险被电死;硚口搬运煤炭,饥饿晕倒,撞上电杆,血流如注。几多辛酸,不与人说。日量米一杯,加菜煮成粥,勉强度日。

  儿多母苦,时日艰难。红军夫妇,苦无儿女,收养秋民,易名学秋。母亲千般不舍,却是万般无奈。哭喊一声一阵,撕心裂肺;眼泪一滴一汪,奔流而下。如刀割,似火燎,像虫咬,皎月不淹背影,久久不忍离去。

  

  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再逢打头风。城市始兴运动,又兼自然灾害。城市无活路,吃穿难筹,无片瓦可安居,无寸地可立身。好心人牵线,历二载煎熬后,改嫁南河匡家,带大哥、二哥迁乡下。丈夫善良厚道,幼年失母,公爹拉扯独苗。母亲孝敬,侍奉周详,公爹得高寿,83岁而终。丈夫先有一女,名彩云,长大哥4岁。母亲视之为己出,后生养四哥、我及小妹,均不偏不倚,一视同仁。我们均呼彩云为大姐。大姐学历不高,谋职镇委会,凭刻苦自学,获大专文凭,任财贸干部。四哥、我及小妹兄妹三人,读书、当兵、就业、成家,多得大姐周旋帮衬。不幸之中有幸运,母亲护佑不及,大姐替之,每念及此,油然感恩。

  南河水田多,旱地少,间有丘陵种茶树。母亲早起挣工分,白天每每一身泥,一身水,一身汗,不计其累;夜晚煤油灯下做家务,浆洗、缝补、做鞋、纺纱,不言其苦。后分田到户,又有自留地,更是披星戴月,勤扒苦做。自家菜园所产甚丰,除自给自足外,余皆送与邻居。寒来暑往,春来秋去,虽少有大肉大鱼大块朵颐,却多能忙碌自足喜悦充盈。

  二哥长及10岁,聪明伶俐,人见人爱。因患破伤风,乡间医生以感冒治之,迁延多日,转诊同济,未几,身亡。病儿、失夫、丧子,三次打击集于一身,母亲欲哭无泪,肝肠寸断。长恨老天不公,自叹命运多舛。常见母亲暗自流泪,心事不与人说。咬紧牙关,迎接生活。

  乡人重男轻女多封建,欺我老的老小的小男劳力少。父亲老实巴交,沉默寡言。大哥时呆时傻,饱受讥笑,屡遭欺负。四哥幼小,不懂世道。某日,我家禾场晒谷,一猪糟蹋,母亲起身驱赶。姓袁妇人,有姿色,与村书记勾搭,自恃有狠,威风八面。见其猪被逐,率三子前来,并不开言讲理,昂其头高声大骂,绾其袖动手围攻。次日,又动员村书记整训母亲。第三日,再次临门,大打出手。放言整得你服服帖帖,不敢言语。受欺侮无人诉说,被打伤,无处评理。一家人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又一年,天大旱,稻田抽水过邻田,别人威胁,水不准过田,人不准过地……联想苦难身世,面对残酷现实,文盲母亲,坐上门坎,放声痛哭。行一步受难,做件事受屈,讲句话受气。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母生之多艰乎,南河成难活。说不出豪言壮语,只能恨屋及乌!一字一顿叮嘱儿女:要读书,学文化,离开这里,自己死后坚决不愿葬南河。

  

  三哥16岁,养父养母相继去世。无人管束,学会抽烟,开始酗酒。大雪纷飞,春节将至,母亲前去探望,带乡里特产麻糖炒米。学秋一掌将特产打翻在地,气不顺畅,话不投机,责怪母亲弃他不管不顾,如今又成孤儿。

  此情此景,母亲泪水和着苦水流。风雨四季轮回,感情起起落落,生命反复无常。未能识文断字的母亲,想不通,讲不透,说不清,犯错一般,责难不已……

  1991年,母亲罹患胰腺癌,住院同济。彼时,三哥已过而立之年。与女友小吴一起,楼上楼下安排,床前床后照看,嘘寒问暖,毫无怨言。血浓于水,母子连心。心结化解,小家将成,对母亲若一剂良药,虽不延寿,却可慰心。次年3月,母亲弥留之际,三哥日夜守候。七尺男儿,痛哭失声。乡邻感其孝行,复又叹其伶仃。逾九年,三哥遭烫伤,汉川二医全力救治无效,赴黄泉奉陪母亲,年仅四十有三。

  

  村中女孩读书能及高中,凤毛麟角。1986年,我高考失利,暗自神伤。亲戚邻居或劝母亲,不如早日找个好婆家,嫁了女子泼了水,减轻负担,何必劳神费钱。母亲虽未读书,但思想开明。“只要是孩子读书,愿砸锅卖铁。”几十年光阴过去,言犹在耳。那年暑假,我下地干活。至今,那些经历如电影镜头一般,经常闪现脑海。参加“双抢”农活,割谷、挑谷、扯秧、插秧。水田如蒸笼,母亲腰弓背驼。棉田锄草捉虫,时近正午,吃带饭充饥,饮沟水解渴。离村30里,采摘西瓜。父亲挑担,母亲前面拉车,我在后面推车。烈日当空,衣服湿透,腿似灌铅,胸闷气短。为多换钱,舍不得尝一瓜。 “走不动就坐上车,我拉你。” 母亲早已疲惫不堪,说话却毫无责备,满是疼爱。忆及母亲经受坎坷,心中羞愧不已!我有何理何由坐享其成?忍耐+坚持=胜利!此公式并非母亲总结,却是她教给我的一个道理。

  为我挣学费,年过六旬母亲去包布厂打工,因年老眼花,一不小心,右手五根指头被机器碾碎。术后纱带缠绕,面色苍白,憔悴不堪。亲戚看望送来水果,只剩有一苹果,母亲舍不得吃,却叫我吃。后来得知,母亲胃口不好,吃不下饭,苹果亦被我狼吞虎咽,一天未进食。我后悔不已,恨自己嘴馋。母亲要是健在,我定买最大最红苹果削好后再送到您手上,请母亲原谅女儿之不孝无知。如今,只能坟前供奉。

  

  1992年3月13日,天空阴沉,乌云上下翻滚;狂风咆哮,肆意撕扯村庄;雨水冲刷地面,细流汇成积水,浸过脚踝,裹挟枯枝黄叶四处横冲直撞。

  20多天,粒米未进,母亲蜷缩干草之上。饱受胰腺癌折磨,体重锐减,五官变形,嘴唇干裂。双手干枯,挣扎抬起,又无力放下,似想帮助表达,动作虽简单,却没有力量来协调。

  这是回光反照啊,村里老人说。姐姐、哥哥、妹妹和我,早已哭成泪人。父亲无助呼喊母亲名字,拉起大姐大哥,并手指大哥。母亲似乎得到某种承诺,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来,我设想当天之情景,那雷声、那闪电、那狂风暴雨,是母亲临终告别诉其委屈、诉其遗憾、诉其不舍得乎?抑或是叮嘱我们照顾好年迈父亲及从小患病的大哥乎?此后这些年,母亲未托梦于我,我亦无从知道答案。但我始终相信,在这个世上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累,已经形销骨立的母亲,仍积攒最后一丝气力,告知我们她牵挂这个家。双手渐渐冰冷,躯干渐渐僵硬,呼喊不闻,慈光不现……泪飞顿作倾盆雨,遗憾长留儿女心。

  2006年清明,老公为母亲撰写碑文,录如下:

  呜呼,高堂辞世经年矣,追忆往昔,无语泪先滴!

  生于战乱,长在苦海,世事艰辛难叙;

  及至雄鸡报晓,方有家父之长江航运,写下辉煌一笔;

  荣归桑梓,为家不辞辛劳,为公尽力尽心,留芳故里。

  慈母故乡皖南枞阳,少年胸怀大志,四海飘荡,见广历奇;

  及至进入匡家,国难家贫时不济,披星戴月建家,呕心沥血育子,美德传千里;

  待家境渐好,儿女成家立业,本当安享晚福,竟先后离世,何等伤心违意!

  今儿已成栋梁,女皆贤淑,孙辈茁壮成长,将来必成大器。已然如花似锦,告慰泉下至亲。今又清明,不孝儿特撰此文,代后辈念祖上之恩。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lizhigushi/21778.html

Tags:母亲同学故事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