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龟鳖断官司_动物故事

2021-04-06 故事大全 24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人们常说“龟鳖是一家”,这话一点也不错,海龟和鳖是亲兄弟。海龟被龙王选中,进入龙宫后,凭它的才智,替龙王排解了不少难处,被任为丞相,掌管百样鱼虾,权势可大哩!

  鳖晓得了这消息,高兴呵。它想:“我和阿哥同胞手足,它能当得大官,我就当不得小官?对,到龙宫去向阿哥讨个一官半职,也好过过官瘾,享享官福!”主意一定,就一摇三摆地去找海龟。

  海龟丞相见多年不见的阿弟来了,分外亲热,好言好语相迎,好饭好菜款待。酒过三巡,菜吃一半,鳖开口了:“阿哥,我求你一件事哩。”

  龟说:“咳,自家兄弟嘛,别说什么求不求的。你说吧,只要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办。”

  “好哇!你替我向龙王求情,给我在龙宫里谋个官职吧。”

  “这个嘛……”海龟听说是这事,为难了。它晓得自己弟弟的底子:鳖在兄弟中排行最小,常言道:“公婆爱长孙,爸妈疼小儿”。它小时候被爸妈宠惯了,光吃喝玩乐不干事,什么本领也没学会,是个草包。这样的料到龙宫能干什么呢?

  鳖见龟半天没响,心里焦急呵,连声催着说:“哥呀,‘胳臂肘弯内不弯外’。你现在官居相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替亲兄弟求个官职,有什么为难的!”

  龟说:“唉,你不晓得,在龙宫里做事,难呵!”

  “咳,别哄我了。当官有什么难?官字两个口,是非凭舌头。要是让我当丞相,哼,说不定比你还当得好!”

  海龟不响了,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肯,只是劝酒夹菜,要鳖吃饱喝足,又留鳖在府里住下来。

  鳖以为海龟回心转意了,暗暗高兴,想:“你有脱身计,我有逼将法。只要我死缠活缠,不怕你不答应。”

  丞相府的事就是多。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鳖躺在床上想心事,忽然,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一群鱼虾找龟丞相打官司来了。

  只听守门的蟹将大声喝道:“呔,不要吵了!丞相昨晚陪客人喝酒,受了风寒,起不了身啦!它传下话,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这一来,外面的吵嚷声更响了。鱼虾都说自己的事情紧急,非今天料理不行。还说要是丞相实在起不了床,躺着听听,发几句话也行。蟹将死硬不肯。

  鳖一听,乐了。它想:机会来了!阿哥不能料理大事,我何不趁这个时候代它办一办,显显手段?对,只要把今天的事办好,让众鱼虾和哥哥服服帖帖,不怕它不给我在龙宫找一个好差事!

  鳖一翻身跳下床,对蟹将说:“大开府门,今天我代阿哥升堂断官司!”

  蟹将顺从地打开大门。“哗啦”一声,府门开了,鱼虾们挤进了府。

  头一个上来的是海蜇和水虾。鳖伸头一看,虾子长着大绺胡子,弯腰驼背,定是上了岁数的;海蜇雪白雪白,嘴边没一根毛,分明是小后生。它心里有底了:小的欺负老的,没错!不等它两个开口,鳖抢先问道:“水虾大爷,海蜇欺负你啦?”

  不料这一问,倒引得丞相府的虾兵蟹将和来打官司的鱼一阵哄笑,水虾也满脸通红。它虽说有大把胡子,却并不老,还只是个乳毛未褪的小子哩!水虾爱蹦又爱闹,不当心,用硬胡子把海蜇的眼睛戳伤了。它向海蜇认错,又特意找龟丞相讨个补救的法子,没料到还没张口就被鳖给闹红了脸。

  鳖被众鱼虾一阵哄笑,脸上火辣辣的,不怨自己自作聪明,反怨恨水虾。听海蜇和水虾讲了事情的缘由,它一拍桌子,大声斥道:“哼,大胆的水虾,竟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虾兵们,来呀,把它的眼睛也挖下来,为海蜇消消恨!”

  水虾吓懵了,它胆子小,经不住这一吓,“呜呜呜”哭了起来。

  海蜇听了,连忙说:“不行,不行,水虾是无意的,再说又认错了,怎好用这么重的处罚!我瞎了眼睛已经够苦了,要是水虾的眼睛也没了,我们两个都不能过日子啦!”

  站在堂下的丞相府蟹将虾兵也你一言我一语,说不能这样干。一时间,堂上乱哄哄的。

  水虾和海蜇的官司还没断完,这一边上来了海马两夫妻。鳖一见,又来精神了,暗想:“头一桩官司断得不好,服不了众。这第二桩官司我可要好好断一断。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我要能断好,那就声名大显啦!”忙问海马为的啥事。

  雌海马先叹苦,说:“我千辛万苦怀了孩子,孵出来的小海马到了海里,不是被大鱼吃掉,就是被风浪冲走。它这当阿爸的不助一把力,反怨骂我没用,吵得一家不安宁。这日子过不下去啦!”

  雄海马也有理哩。它说自从盘古开天地,龙王爷掌管水族以来,生儿育女都是当阿妈的本分,当阿爸的纵有天大本领也帮不上忙,自己没错!

  这真应了一句老话:“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鳖左右为难啦!它眼珠一转,拍板发话了:“这官司好办。在一起吵吵骂骂,不如分开了平平顺顺。你们分手吧!雌海马,你去找一个愿替你抚养孩子的丈夫;雄海马,你也去挑一个中意的老婆,不就得了!”

  “啥?要把我们家拆散?不行,不行!”海马两口子听了,不乐意呵。别看它们平日里吵呀闹呀,可到底还是夫妻啊!

  站在一旁听判的蟹将虾兵也嚷开了:“咳,这算是断的什么官司?哪有把人家夫妻活活拆散的道理!”

  海马两口子又叫又嚷,水虾海蜇又哭又喊,丞相府兵将又笑又哄,整个堂上吵得塌天啦!鳖急得通身是汗,叹口气想:“唉,初学剃头碰上个绺腮胡,今天运气差,尽碰上不三不四的官司。别说我断不好,叫我阿哥来,也为难哩!’”

  正吵得不好收场,传来一阵“哎嗨”、“哎嗨”的咳嗽声,海龟丞相出来了。它一昂头,向堂上四下看了一眼,问:“为什么事乱吵?”

  大堂一下子静了下来。值殿的蟹将把两桩官司和鳖的断决向海龟学说了一遍。海龟苦笑一声,摇摇头,把鳖拉到一边,轻声说:“阿弟,今天才两桩官司,就把你难倒了。你看,龙宫的差使不好干吧?”

  鳖不服气地说:“莫怪我本事差,只怪这官司难。谁让我碰得巧,碰上这糊涂案!”

  海龟也不跟它争辩,说:“只有糊涂官,没有糊涂案。你看着吧!”

  海龟转身上了堂,大声说道:“鳖初到府上,刚才它讲的,只是试一试的,莫当真。现在,我正正式式断这两桩官司!”

  海蜇和水虾被叫了上来。海龟说:“水虾无意中伤了海蜇,认错赔礼;海蜇又不愿看水虾挨重罚受苦,两个的心肠都不错。我为你们设个两全之计:合在一起过日子,海蜇拿水虾当眼睛用,水虾把海蜇当住所,两个相帮相助,怎么样?”

  “好,好,这两全之计好哩!”海蜇和水虾连声赞好,亲亲热热退下,站在一边。

  海马两夫妻被叫上来了。海龟说:“两口子一家人,吵架归吵架,生儿育女还要一起设法。我看哪,当阿妈的怀孩子,当阿爸的帮着养,总不算过分吧!你雄海马身前不是有个小袋袋吗?那正好装孩子嘛!雌海马把孩子孵出来,往你袋里这么一藏,风浪冲不走,鱼虾吃不到。咳,包你儿孙满堂,家族兴旺!”

  海马两口子一听,这法子好哩,连忙谢过海龟,也欢欢喜喜站到一边去了。

  才眨眨眼的工夫,海龟就把两桩难断的官司断好了。大堂下面看热闹的虾兵蟹将纷纷说开了:“嗨,到底是丞相本领高,这官司断神啦!”“鳖算个啥,也敢来指三划四断官司!要照它说的办,全乱啦!’’

  海蜇、水虾和海马欢欢喜喜走了,众虾兵蟹将也退下堂了。海龟转身找鳖,却怎么也找不到啦!

  原来,鳖见海龟把两桩官司断得有条有理,使鱼虾们服服帖帖;又听得堂下的议论,不觉脸红耳朵热。想想自己当初没学成本领,确不是在龙宫谋事的料,再住下去还会出丑,就趁别人不注意,悄悄从后门溜出来了,一溜溜到河里,从此再也不敢回海里去了。

  从那以后,海蜇拿水虾当眼睛,雄海马用身旁的袋袋育孩子,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哩!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lizhigushi/21877.html

Tags:官司动物故事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