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故事大全 正文

民间关于包公的故事

2021-04-11 故事大全 39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1、戏台喊冤

  清朝末年,陈州来了一个王家戏班子,在城里接连唱了半个月的戏。演出结束这天,按照在陈州唱戏的惯例,戏班子必须出演《下陈州》,唱完之后,众人八抬大轿抬上演包公的演员在陈州城里巡游一圈,以此来纪念包青天。要是途中碰上喊冤之人,演员就接了状子亲自送到衙门。官府为了笼络人心也予以秉公审理。

  可这次出了意外,饰演包公的演员在台上刚刚落座,准备提审陈世美时,台下忽然冲出一个衣衫褴褛的老汉,踉踉跄跄扑到戏台上,口中凄凉地喊了一声:“包大人,冤枉啊!”然后扑通一下,跪倒在了演员跟前。顿时,台下看戏的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纷纷瞪大双眼。

  演员先是一愣,然后立刻起身,双手扶起老汉,命人搬来椅子,请老人坐下之后,对他说:“老人家,你有何冤情,慢慢说给本府听!”

  看戏的人一下子被演员的机智所折服,都屏声息气,听那老汉究竟有啥冤案?老人一边抹泪,一边把他的冤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老汉姓刘,是凉州曹家村曹员外家的佃户。10年前,他的儿子刘富无意中吃到了村外才子坡上的状元瓜。相传,坡上葬着一位大才子,被人陷害致死后,坟旁就长出来一株瓜秧,60年才开一次花,并且只结一个瓜。谁要是吃到此瓜,一定能中状元。

  刘老汉高兴之后,却不禁发起了愁,家中一贫如洗,哪有钱来供儿子读书?无奈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人——曹员外。于是,他拉着儿子来到曹家,父子二人双双跪倒在地,恳求曹员外收刘富为义子,供他读书,长大后定会为曹家光宗耀祖!曹员外却担心刘富中不了状元,花费的银子打了水漂。刘富保证说,他愿以做一辈子长工还!刘老汉当场承诺,从今日起,他就离开曹家村,这辈子永远不再回来!曹员外听后,这才答应了下来。刘老汉含泪嘱咐了儿子一番后,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村子。

  曹员外请了个先生教儿子曹发和刘富读书。十年寒窗,曹发连个童生都没考上。刘富聪明无比,再加上勤奋好学,先中解元后考会元,进京赶考,果然一举夺得了状元,被皇上钦点为甘州知府。衣锦还乡后,在家只住了一日,便匆匆赴甘州上任去了。

  再说刘老汉,离开曹家村后,一路来到瓜州,靠给大户人家扛短工勉强糊口。闻知儿子中了状元,心里是又喜又悲,但他始终遵守许诺,没去甘州找过儿子。

  这年,瓜州遭遇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刘老汉无处栖身,一路乞讨来到了甘州。他闻听刘富竟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贪官后,怒气冲冲来找他算账。谁知,知府却是曹员外的儿子曹发!刘老汉心中十分不解,曹发咋突然成了知府?为了弄明白其中的真相,他连夜赶回了曹家村,却听到一个意外的消息,曹发早已暴病身亡!

  辗转见到曹员外后,从他口中才得知,刘富在衣锦还乡的路上染了伤寒,一病不起,回来第二日就死了,曹员外心疼白花的银子,就想出了个办法,对外声称死的是儿子曹发,暗中赶紧打发他代替刘富,赴甘州上任。刘老汉信以为真,在儿子的坟前痛哭了一场。曹员外安慰刘老汉说:“以后曹发就是你的儿子,为你养老送终。”并给了刘老汉不少银子。

  一日,曹员外把一个年老体弱的老家丁赶了出来,刘老汉见他可怜,给了几两银子。老家丁非常感激,对他说出了一个秘密:刘富是在回村的当天夜里被曹家父子灌醉后,用绳子活活勒死的!刘老汉听后,两眼冒火,转身就去找曹员外算账!曹员外见事情败露,叫来一帮家丁,把刘老汉当场打得没了声息。天黑之后,扔到了几十里外的乱坟岗。

  也是他命不该绝,被几个过路人发现后救了下来。其中一个黑脸人听了刘老汉的诉说后十分气愤,当即写了一份状子,要他上陈州道台衙门去告状。黑脸人再三交代,他们要是不管,让刘老汉到王家戏班子找他。

  刘老汉来到陈州,找到道台府衙,拿起鼓槌就擂起了鸣冤鼓。这天,恰逢李道台六十大寿,各地官吏纷纷赶来祝寿,其中就有曹家父子。众星捧月之下,正在接受众官的贺拜,忽然听见鼓响,他不敢怠慢,赶紧换上官服升堂。李道台看过刘老汉的状子,脸色一沉,呵斥道:“大胆刁民,竟敢污蔑当朝状元!来人哪,把他轰出大堂!”几个如虎似狼的衙役冲过来,就把刘老汉轰出了衙门。

  绝望之下,刘老汉只好一路打听,来到了王家戏班子,谁知,却没有找到那个黑脸人。他一下没了主意。此时,戏台上唱的正是《下陈州》,看到包公端坐堂上,想到儿子的冤案不能昭雪,刘老汉心中十分悲伤,看着看着,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下子扑到戏台上……

  2、杀人灭口

  演员听后,又看了一遍状子,和他说的分毫不差。他立刻虎眼怒睁,将堂上醒木猛一拍,叫声:“王朝马汉听令,备轿去道台府!”看戏的人一看,见包公要假戏真演,都跟在后面去了道台府。

  李道台和众官酒喝得正高兴,守卫忽然来报,说演戏的包公来府衙递状子。他十分扫兴,命令一帮衙役把他们轰到大街上,接着喝他们的酒。

  这演包公的演员本想趁刘老汉告状的机会,给戏班子挣个好名声,没想到李道台这次竟然不给面子,觉得十分扫兴,只好把状子交给守卫转递,然后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摘下假胡须,脱下蟒袍,气愤地回来了。

  守卫将状子递到李道台手中,他接过一看,才知道刘老汉不死心,竟把状子又递给了演包公的戏子。此事如果传出去,对他极为不利。急忙命人叫来曹家父子,把状子扔给他们看。曹员外这才知道刘老汉竟然没死,曹发看后也着了急,眼巴巴地瞅着父亲,不知如何是好。曹员外两眼一转,在李道台耳边低声耳语几句。李道台思忖片刻,点头答应了。曹发在父亲的授意下,立刻叫来十几个差役,命他们火速赶到王家戏班子!

  再说那演员回到戏班后台,把事情给班主一讲,班主担心招来麻烦,吩咐众人收拾戏装,准备离开陈州。正在这时,前台忽然冲进来十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差役,见到班主后,恶狠狠地问:“那个告状的刘老汉呢?”演员见他们来者不善,悄悄溜出前台,找到刘老汉,叫他赶紧躲起来!

  刘老汉这才明白,李道台和曹家父子穿的是一条裤子,要抓他灭口。慌忙跑出戏园子,来到了一个十字街口,他正在犹豫该往哪里去时,这群差役已经追了过来。刘老汉心中又惊又怕,慌不择路,扭头往一个巷子里跑去,却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他抬头一看,是又惊又喜,此人正是救命恩公黑脸人。黑脸人看见后面追赶过来的差役后,心中已明白了几分。立刻命身后的四个人迎过去,一阵厮打后,这群差役竟不是他们的对手,被打得落荒而逃。刘老汉把发生的事告诉了黑脸人,黑脸人立刻带着他又返回了戏班子。

  班主带着众人正要动身,见黑脸人带着刘老汉突然回来了,心里又急又怕。黑脸人见状,对他说:“此事我来解决吧。”然后忽然提出,要借用一下包公的行头。班主问他要干啥?黑脸人答道:“去一趟道台府!”班主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黑脸人朝身边一人使个眼色,那人在班主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他脸色顿时大变,立刻对黑脸人毕恭毕敬。黑脸人迅速打好脸子,换上包公的行头,威风凛凛地坐上八抬大轿,直奔道台府。沿街之人见又冒出来一个巡游的包公,觉得有好戏看,纷纷紧随其后。

  李道台正在后堂为没捉住刘老汉大发脾气时,忽然又听到鸣冤鼓被人擂得“咚咚”山响。他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带着众官怒气冲冲来到大堂。

  3、包公在世

  却见一个黑脸之人,额头一弯明月,身穿黑蟒袍,头顶乌纱帽,正一脸威严端坐在大堂之上,王马张赵四人位列两旁。李道台一看就知道,又是演包公的戏子来闹事!他见衙门口围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暂时按捺住心头的怒火,厉声问道:“何人击鼓?”

  包公应声答道:“本府!”李道台听他口气不小,怒问:“为何击鼓?”黑脸人声若洪钟:“有冤要申!”李道台再也按压不住了,呵斥道:“你是何人,竟敢如此大胆,在本台堂上作威!”他再次朗声应道:“本府姓包!”

  李道台鼻子里一哼,嘲讽道:“好你个戏子,还不给我滚下堂来!”一旁的王朝突然怒喝道:“李道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包大人面前出言不逊!”包公冲王朝摆摆手,质问道:“李道台,你身为朝廷命官,不问百姓疾苦,却纠集下属在府衙摆酒设宴,是何道理?”一句话问得李道台顿时哑口无言。

  包公拿起状子,接着又说:“本府巡游到此,接到一件冤案,今借府衙大堂,想来个当堂问案,不知你意下如何?”堂下百姓听到演戏的包公要亲自审案,是闻所未闻,都个个拍手叫起好来。李道台见状,不得不点头答应,命人搬来椅子,坐在大堂一旁。众官从未见过这种阵势,纷纷站在李道台身后,想看看这戏子如何审案。

  包公一脸正色说声升堂,两旁的衙役手持杀威棒,在一阵低沉的威武声中,只听得惊堂木一声脆响,王朝应声叫道:“带刘老汉上堂!”刘老汉早已候在了大堂门外,听到喊声,急忙来到堂上,跪倒在地,见过了包公。包公对他说:“老人家,你有何冤情,只管说来,本府今日为你做主!”

  刘老汉就当着众人的面,把刘富遇害的事前前后后讲了出来。曹家父子没料到他会有这么一手,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李道台一听,心中有鬼,急忙阻拦道:“这个刁民纯属诬陷刘状元!”包公问道:“李道台,此案还未审理,你如何知道是诬陷,莫非此案与你有牵连?”李道台一愣,忙改口说:“曹家父子远在甘州,三日后才能到堂,今日恐怕难以审明此案。”

  包公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忽然叫声:“张龙赵虎,把曹家父子押上堂来!”片刻,两人就从众官中揪出了曹家父子二人,押上了大堂。李道台顿时无话可说。

  包公一拍惊堂木,厉声问道:“曹员外,你和曹发可曾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曹员外一边磕头,一边辩解:“包大人,刘老汉他血口喷人,他说我害了他儿子,可有证据?”包公闻听,怒眼圆睁:“王朝马汉,带人证物证上堂!”不一会儿,就见两人抬着一具白骨上了大堂,后面还跟着老家丁。

  曹员外看到突然出现的老家丁,脸色大变,一下子晕倒在了地上。曹发见事情彻底败露,知道隐瞒不住了,急忙磕头如捣蒜,正要准备交代。李道台突然起身,几步冲到堂前,夺过堂上令牌,往堂下一扔,大声吼道:“众衙役,还不给我把这犯上作乱的臭戏子拿下!”一帮衙役见到令牌,手持棍棒就要冲上堂来!

  4、冤案昭雪

  就在此时,王马张赵四人已持刀在手,把包公围护起来。王朝大喝一声:“谁敢动包大人!”衙役们被一下子喝住了。李道台急了:“谁要是抓住这戏子,本台赏银100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衙役们一听有银子赏,一窝蜂似的冲上大堂。

  马汉手起刀落,砍到了一个抢在最前面的亡命之徒。王朝忽然亮出一把亮光闪闪的宝剑,高举在堂,雷鸣般地向众人喝道:“皇上御赐尚方宝剑在此,谁敢动包大人,一律格杀勿论!”此言一出,众官是大惊失色,纷纷朝着尚方宝剑跪下。

  李道台先是一愣,忽然叫嚣道:“大家切莫相信,那尚方宝剑是他们唱戏用的假剑!”

  包公听后勃然大怒:“李道台,你睁开眼好好看看!”说完,他立刻褪下黑蟒袍,亮出了里面的巡抚服。马汉一声怒喝:“李道台,见了巡抚包大人为何不跪?”李道台一下傻眼了,堂上的包公竟然是新任陕甘巡抚包大人!他急忙喝退衙役们,扑通跪倒在地,吓得全身发起抖。

  堂下的百姓们如同看戏一般,这次他们才真正见识到,新任包大人果然是一位名不虚传的包青天,纷纷拍手鼓掌叫起好来!

  原来,包大人上任后,闻听河西四州官贪民怨,决定来一次微服私访。他是个戏迷,特别迷恋王家戏班的《下陈州》,便一路追随,一边听戏一边进行私访。

  半路上救下刘老汉后,为免打草惊蛇,包大人暗中命人找到老家丁,证实了刘状元遇害的实情,就把老家丁和刘富的尸骨一起带到了陈州。等他外出寻访回来,正好赶上曹发派人捉拿刘老汉,想杀人灭口,这才向班主亮明身份,装扮成了包公,演出了这场假包公审真案的好戏……

  曹员外醒来后得知堂上之人就是巡抚包大人,面对铁证如山,只好乖乖地当场招了供。包大人命父子二人签字画押之后,即刻打人死牢。李道台因收赂徇私枉法,当即被摘了头上的顶戴花翎,交付吏部查办。皇上得知刘状元遇害,龙颜大怒,立刻降旨将曹家父子就地斩首。一场冤案终于昭雪于天下。

  刘老汉拜谢过包大人后,把儿子刘富的尸骨运回了曹家村,在村里人的帮助之下葬在才子坡上。他没想到儿子如此命薄,刚中了状元就命丧黄泉,如今落了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刘老汉是捶胸顿足,号啕不已。

  村里人看不下去,扶着他正要离去时,刘老汉看到了一旁的那株状元瓜秧后,突然疯了似的冲过去,一把抓住瓜秧就扯。等众人急忙阻拦时,他已经把瓜秧连秧带根拔了起来。

  刘老汉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这瓜秧根本就不是什么状元瓜!

  众人听后忙追问其中原因。刘老汉忽然一脸愧疚,终于说出了其中的真相:他见刘富自小天资聪慧,记忆过人,长大后肯定有出息。无奈家徒四壁,无钱供他读书,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之后,他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刘老汉偷偷在坡上移种了这株瓜苗,并刻意安排刘富在坡上玩耍时,让他把瓜给吃了。然后,他借状元瓜的传闻,百般恳求曹员外,以义子之名供刘富读书,考取功名。谁知,却由此引来了一场杀身之祸……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lizhigushi/22338.html

Tags:包公民间故事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