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美文大全 正文

落日的黄昏美文阅读

2021-04-11 美文大全 61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part 1

  落日的黄昏将天空熏染上一层绚烂的玫红,林又栀停下脚步,眼神倦怠地打量着风苑小区里陌生而熟悉的一切。凉风从草坪上飘忽而过,夕阳将她的身影倒映在空地上,一点点拉长。人行道旁的树木因长时间无人修理,枝桠斑驳繁盛地伸张开,远远望去,似温柔地托住西斜的太阳。林又栀伫立在风苑小区三栋四楼左侧的门前,右手扬在半空,却迟迟没有叩下去。

  这里的房子因修建的年代久远,墙壁已略微泛黄。墙面有些地方起了褶皱,轻轻一碰就会片片剥落。斑驳的墙壁像是历经沧桑的老人,无声述说着那些物是人非的过往。林又栀发现自己举起的右手微微有些颤抖,伸出左手理了理裙摆,终于敲响了门。

  可是,她等了许久,也无半点动静,林又栀望着斑驳的门,轻叹了一口气,却仍是执拗地站在门口不肯走。直到入夜时分,墨蓝色的天幕上蹦出一颗颗星星,她才终于揉了揉酸疼的腿,放弃了一般转身离开。

  林又栀拎着包离开的时候经过一个亭子,那是小区里的人们经常乘凉的地方。她顿了顿,忽然走进亭子里,站到东南角去,抬头,毫无意外地看见了那一群明亮的星辰以怪异的方式排列着,看似凌乱,但如果仔细看去,倒像是两颗并排的星星,宛若两个好姐妹那样相依相偎亲密。

  林又栀看着天空中闪烁的双子星,眼眸忽然就湿了。她忽然就忆起当年那个灵动温暖的女孩在她面前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地拉着她,指着那两颗星辰,告诉她,林又栀和陆清安会是一辈子的好姐妹。忆起她们目光虔诚地一起念这句话然后拉钩的模样;忆起两个人在这里开心地蹦跳,冲着夜空大叫的模样。

  那是多么温暖又美好的时光。

  而如今在时光潮水的冲刷下,那些过往,越发显得沉重和疼痛。这都是萦绕她永生的记忆,任岁月如何变迁也无法从心中磨去。

  她深深吸进一口气,耳边隐隐又响起那段熟悉的对白。

  2003年,***席卷了整个中国,她时常杞人忧天地抱怨,欸?清安,要是***病毒传播到南城怎么办?要是哪一天我死了怎么办?要是我见不到爸妈见不到爷爷奶奶怎么办?要是我见不到周锦年,怎么办?清安,倘若,生命只剩下了一刻钟,你会选择怎么做?

  我么,假如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那么我宁愿把这一刻钟时间给林又栀这个傻子。她还记得陆清安狡黠又揶揄的眼神,是满脸的不屑与嫌弃。随后却又听她说,因为她有那么多的人需要告别,而我,不过仅有一个她,罢了。

  “是啊,陆清安,不过只有一个林又栀罢了。”林又栀轻轻说出这句话,然后抬起手飞快地擦了擦眼角的泪。“可是清安,你连让我跟你告别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

  part 2

  林又栀以为她再也见不到陆清安了。直到很多年以后的那个午后,她正趴在自家咖啡馆门边的吧台上眯眼午休,在听到玻璃门上的风铃叮铃铃清脆的声音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说着“欢迎光临”。却在睁开惺忪的睡眼看清来人的面孔后,说不出一句话。

  倒是陆清安一脸灿然,伸手捋了捋耳边掉落的发,冲她点头,然后极自然地说:“林木头,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然……”说着眨了眨眼,笑得颠倒众生,眼睛眯起,玩味地接道,“我会以为你暗恋我。”

  林又栀愣了愣,仿佛自己堕入了漫长的梦境,眼前的人实在太不真切,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怔愣了许久,她才缓缓开口:“清安,是你吗?”

  “林木头,你说,在这个世界上,你认识几个陆清安?”陆清安盯着林又栀的眼睛,看见她眼睛里快要落下的泪珠,晶莹透亮。

  听到这句话,林又栀突然就哭了。是,这个世界上,她只认识一个陆清安。陆是天之涯,陆之角的陆。清是清安的清,安是清安的安。“你终于回来了。”她像个小孩子一般扑进陆清安的怀里,紧紧抱着她不松手。

  “是,林木头,我回来了。”陆清安的唇边露出一个笑,温暖又明亮,仿佛是午后洒落在窗台上的阳光。“毕竟,这里埋葬着我的青春。”

  “对不起……”喜悦之余,林又栀握着她的手,歉疚地说。“如果,当初我能站在你的立场上多替你考虑那么一点儿,清安你也不会……”

  自从高三那年陆清安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离开了南城,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她从所有人身边消失了,有关她的一切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原本林又栀很恼火她竟然连一句再见也没有说就和她断了联系,可后来,听同学说起她,她出国留学搭乘的航班出了事故,整架飞机坠入了海里,她已经死了。林又栀怎么也不相信,就跑去陆清安住过的小区找她,她问过很多人,尝试用所有的方式联系她。可是却一无所获。最后,她软磨硬泡地赖着周锦年和她一起开了这家咖啡馆,就用清栀作名,就像她们当初曾经憧憬的那样。她要等她回来。不管多久。不管她还在不在。

  陆清安摇了摇头,似乎什么事都不在意了般拍了拍她的手,“事实上,我当初确实是出国留学了,但是却不是因为你。高中毕业后,父亲的公司陷入了经济危机,不得不把我送出国。”她顿了顿,敛了眉眼,又说:“你和周锦年在一起,我并不意外。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毕竟,感情的事情,并不能勉强,他又不是他。况且,如今我很好,没了周锦年,我还会遇见更好的人。”

  陆清安低着眼,却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她想说,毕竟,我只有一个你啊。

  林又栀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跑去柜台里给陆清安做了一杯咖啡,是她最爱的ESPRESSO。陆清安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然后打量了咖啡屋的装潢,“林木头,你的咖啡屋怎么这么眼熟,不仅是名字,还有布置。就像是在哪儿见过一样。”

  “这是我们的清栀啊。”林又栀又递过来一个甜点,“因为我怕你回来之后找不到我。”

  陆清安有一瞬间的怔愣,然后又眯眼笑了。看着林又栀温暖的眉眼,突然的,她觉得这些年所受的苦都不算什么了。

  part 3

  黄昏时分,林又栀站在咖啡馆窗前,隔着窗帘凝神看着窗外朦胧的街道。傍晚的城市笼罩在明晃晃的玻璃盒子里,人群从四周流过去,无声无息,仿若游鱼。街边偶尔传来几声吆喝声,又隐没在喧闹熙攘的人群里。林又栀眼神淡淡地从过往的人身上扫过,看到有路人因为一点小事起了口角然后推搡怒骂,她忽然发现,南城,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安静的小镇了,就像她们,也不复当年模样。

  那时的她们都还在学校抱着英语书狂背单词,陆清安突然探过头来落在她的视线中。

  她说,林木头,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林又栀没有回答她,只敲了一下这个小姑娘新做的大波浪,说,你真该到宇宙去。

  陆清安看了看她,不再说话,然后扭头朝铁栏窗的外面看去,天是深邃的双眸,那些飞翔而过的翅膀,那么微小地与这庞大的世界做着对比,而她们,却只能屈服在密密麻麻的纸页中,囚禁自己一页又一页薄弱的青春。

  林又栀想着,那个时候的陆清安似乎比她更叛逆一些,她永远不会规规矩矩地穿校服,总是喜欢在淡粉色的T恤外套一件格子衫,戴黑色的艺术镜框,腿上穿的是深暗色的直筒裤。不过很多时候,她都不知道陆清安究竟是在用这样的装扮掩饰什么。

  放在吧台上的咖啡已经凉透了,这是陆清安最爱的咖啡。她转过身去,端起来轻啜了一口,舌尖刚触到那深棕色的液体,却猛然皱起了眉头,好苦。像极了人间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脑子里闪过这些年风风雨雨的一幕幕,她一瞬间就失了神。

  记忆里的少年,就像是那一株挺拔的青竹,穿干净的白衬衫,留简单的碎发,永远温文尔雅,仿佛朦胧的白月光。默默在角落里打量少年的少女们,一个宛若那幽静的白莲花,一个似那热烈的红玫瑰,都有着飞扬的长发和裙摆,明媚的笑容和如铃的笑声。

  算起来,陆清安与她相识已经有十五年了。她遗憾自己没有陪她走过那疼痛的那六年,可是,她仍旧感谢上苍,让她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肆无忌惮。

  周锦年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林又栀坐在沙发上,怔怔地发呆。他走过去,轻轻地抱着她,柔声问:“想什么呢?”

  林又栀反手拥住周锦年,抬眼对上他温情的眸子,嘴角扯开一个大大的笑,“锦年你知道吗?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你还记得清安吗?”林又栀的眼眸亮亮的,里面似乎盛满了盈盈的星光。在看到周锦年点了点头之后,她接着说:“她回来了。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

  林又栀一直很笃定,陆清安是会回来的。就像当初她无数次的离开,最后还是会安然无恙地回来一样。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meiwendaquan/22393.html

Tags:落日美文黄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