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美文大全 正文

深度美文作品赏析

2021-04-11 美文大全 55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你读书了吗

  媒体突然关心起公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了,发出如此终极一问。

  国人到底读不读书呢?

  教育大国吗,可不是白给的。现在义务教育就到初中了,谁不读书?还有不读书的吗?

  想把书读好的孩子,甚至不吝千金读所谓的贵族学校。每年一度的高考为什么越改革越千军万马的挤啊?因为想读书要读书的孩子太多了!设这一高压线的目的就是要让相当一部分要读书又读不好书,走糊涂运少心眼的孩子死心!也就是告诉你,到此为止,你不用读书了,不准再读书了。好比阿Q,有人告诉他,“不准革命”。曾经这一高压线设置在小学毕业,后来设置在初中。如今,算是进步了。

  所以,“你读书了吗?”这住话真心不是希望你读书,而是因为读书的人太多了。

  那他们又是问什么呢?目的又是干什么呢?

  ‘你读书吗?’象是责备。

  言下之意,你就算读了书的,你知道为什么要读书吗?怎样才算读了书的呢?

  是中国人都知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说这话的人,当然千古流芳,万代风流。

  可是,你敢说吗?就算你敢,你也不会说。现在不是那样的风云时代,说了也没人信。

  从古至今,读书进身,恐怕是读书人的主要奋斗目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多实在。为实在而读书成功的人物,你可别指望他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们会“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不忧。”看今朝,无数贪官竞风流!你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因为读书而“聪明”了,所以香车,美女“真牛充栋”。(对于这些人,“汗”字改为“真”字更确切些。)

  不过,读书也有读出了名堂而倒霉的。秦有“焚书坑儒”,清有“文字狱”。还是当今的时代开放,包容。各种思潮冲击,各种价值观并存,虽表象和谐,社会总体倒也安定。现在遇到“你读书了吗?”这纯洁的一问,真让人幸福得泪流(泪奔)。

  “你读书了吗?”,问的人肯定读了不少书,问之切切,期望深深。

  那么,怎样才算读了书呢?该不会仅仅是要国民修身养性这么简单吧。我们文明古国的国民其实是用不着另外“修身养性”的。面对大海的海子读书修养至死,就是明证。

  可见,“修身养性”之外,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生活才书是主流。为了讨生活,我们得拼命的读书,找好工作,努力糊口。用忙碌的背影回答我们亲爱的媒体:生存是我们的第一修养。

  闲下来时,我相信大多数国人会有和我一样的信念:不饿的时候,精神食粮多多益善!是的,读书是我骨子里的东西,不用别人多此一问。

  我愿意用读书的方法休闲,自由自在地接收精神的洗礼。并愿意因读书而傻傻地思考,蠢蠢地行动,为中国梦捡一根干柴,添一颗火星。

  让静思的小鸟飞临我心灵的书屋吧。

 

  日记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晚,眼看着“大雪”即到,还没见到半片雪花。隔三岔五的绵绵细雨,凋零了枝头,染得满地金黄,到处湿漉漉,脏兮兮的,让人无处下脚,阴冷潮湿的空气,让人心里也仿佛结上了一层薄霜。

  忽然非常怀念故乡的冬天。

  故乡的冬日是安静的。雪花喜欢在夜里降临,在人的睡梦中悄悄落下,不动声色地把山野染白,一切都沉沉地睡着了。清早,麻雀是最耐不住寂寞的家伙,早早地飞来报信,在屋檐下“叽叽喳喳”地聒噪着,搅扰了清晨的美梦。睁开眼,窗户纸白得刺目,贪恋被窝里的温暖,任由思绪起伏,直到母亲在火塘里燃起旺旺的柴火,才懒洋洋地钻出被窝,起床穿衣。

  故乡的冬日是洁白的。山坡,树杈,屋顶都盖上了一床洁白的雪被。熟悉的小路不见了踪迹,只能从零星的,或深或浅的脚印上来辨认,哪里是路,哪里是坑。取水的水潭被一层薄薄的冰面所覆盖,溪水在冰下汩汩的流淌,遇到石头迂回前进,发出悦耳的“叮咚”声。扫出一块空地,撒上几把苞米,鸡们雀跃着,争抢着,尖尖的嘴巴在冰冻的地上啄得“梆梆”响,麻雀想趁机吃一口,未等落地,却被公鸡抬头挺胸的样子吓得飞到树梢上,踩得雪粉扑簌簌落下,溅起一片晶莹。

  故乡的冬日是寒冷的,冷得彻骨。雪过天晴,午后,灿烂的阳光融化了屋顶的积雪,雪水顺着屋檐嘀嗒嘀嗒的向下滴着。不久,地面上就汇成了“小河流”,再加上其他地方流来的雪水,地面湿漉漉的,泥泞不堪,无处下脚。傍晚,屋檐下就凝结起长长的冰溜子,在落日的余晖下晶莹剔透,架上梯子,爬上去掰下一根,咬到嘴里“嘎嘣”一声,冰得呲牙咧嘴。“小河流 ”结冰了,地面也重新上冻了,上面布满深深浅浅的脚印,夹杂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图案。哈口气想暖下手,白气不等触到手,却瞬间消失。

  故乡的冬日又是温暖的。屋外冰天雪地,屋内炉火融融。橘黄色的火苗跳跃着,反复地舔着锅底,锅里虽是粗茶淡饭,却热气蒸腾,香味浓郁。屋顶上的那缕炊烟,随着微风袅袅升腾,飘向远方。烤着炉火,捧本喜欢的故事书来读,随着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身子虽然还沉浸在温暖中,心却早飞到九霄云外云游去了。

  故乡的冬日是慈爱的。晚上,母亲在昏黄的油灯下,穿针引线,为我们缝补着衣裳,我则躺在热热的被窝里,在收音机的故事或音乐声中,安然入眠。

  童年的时光就像数九天哈出的白气,瞬间消逝。长大后,我们一个一个离开了故乡。故乡安静了,沉寂了,母亲则在那里长眠了。

  那个少了喧闹的山野,在冰雪的覆盖下,也和母亲一样沉睡了。


  寂寞的街

  一条古色古香街道,沐浴在初秋的暮色中。

  一阵阵秋风,一场场秋雨,顿感凉意渐浓。在一家酒楼楼上的窗边闲坐,我在等人,也在看风景。目光所至,心驰八荒,一丝落寞也莫名其妙地袭上心头。

  这家酒楼叫稻香居,是清末始创的百年老字号,其名气已经享誉省内外。以豫菜为特色,因锅贴而知名。这条街道叫宋都御街,名字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虽是一条仿宋建筑风格的街道,但开封千年不变的城市南北中轴线,使她的下面,掩埋着北宋都城东京那条华贵的御街——这条街道已有超过一千年的名气。街道北端紧连着的,便是北宋的王宫——龙亭,还有富于传奇色彩的潘杨二湖日日荡漾的湖水。

  毕竟是坐落在御街,酒店的房间装修得古味盎然,字画也是少不了的,这是历史文化熏染的结果。几碟菜蔬,一坛老酒,几个文人在此处把酒话桑麻。故友自远方回来,几年不见,猛然已是白发满头……时光匆匆催人老,世事沧桑也无情。加上友人某些方面的不如意,不知不觉,我的情绪也被感染,黯然神伤。

  其实,悲凉的仅仅是人吗?这条街道,不也寂寞如斯?想当年,御街是东京城南北中轴线上的一条通关大道,她从皇宫宣德门起,向南经过里城朱雀门,直到外城南熏门止,长达十余里。称其为“御街”,那是因为她是皇帝祭祖、举行南郊大礼和出宫游幸往返经过的主要道路。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记载,御街宽约二百米,中间为御道,皇家专用;两边有河沟,河沟内种满了荷花,两岸种桃、李、梨、杏树;河沟以外的东西两侧是御廊,是平民活动的区域,临街开店铺,老百姓买卖于其间,热闹非凡。每逢皇帝出游,老百姓聚在两边,争相观看皇家的尊严和气派。

  可如今,世事变迁,帝王将相何在?王子皇孙何在?笙箫歌舞何在?若不是今人为旅游之需而复建了这条仿宋街道,此处当淹没在滚滚红尘之中——寻常人家,吃喝拉撒,鸡毛蒜皮,纵万家灯火,谁知这千年之前的恢弘和排场!

  别说街道,就是所在的这座城市,不也一天天失落了很多吗?北宋,开封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东京汴梁,风光旖旎,人物荟萃,城郭恢弘,人口逾百万,富丽甲天下,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城内民风活泼恣肆,勾栏瓦舍随处可见,商铺酒楼鳞次栉比,达官贵人流连于花衢柳巷,富商巨贾弦歌在茶坊酒肆,就连市民百姓也大多养花溜鸟,醉心于安泰与欢乐。岁月沧桑,一切还不都是过眼烟云?发展到今天,开封城人口仅仅80万,失去了千年之前那种世界级的繁华与风度,从一代王朝的都城、国际大都市,沦落为一个省会,以至于今天成为一个地级城市……至今,空余一台恢弘的实景歌舞演出《大宋·东京梦华》,在清明上河园里反复引人追寻辉煌的旧梦。

  当年宋徽宗乐得逍遥的樊楼还在,在稻香居北侧百余米。可京中名流李师师已经远去,红尘伴轻烟,空余一段美妙的传说;满腹才情的周邦彦,早已被看破红尘世事,孤舟箫韵,江湖飘蓬,“地僻无钟鼓。残灯灭,夜长人倦难度”;“奉旨填词”的柳永,早已醉卧舟中,吟诵着“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尚不知何时能够苏醒;清纯才女李清照,也已不无惆怅地徘徊在那个叫做南宋的王朝,“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此时,我更羡慕从这里走出去的大家苏轼,他可以与朋友月夜荡舟江上,把酒临风,共享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何等潇洒!

  夜色中,酒酣,罢酒,偕友人下楼。雨后的街道,行人稀少,车辆不多,而空气格外清新。抬眼望,街道两旁的古建筑正端坐在茫茫的苍穹之下,陪伴昏黄的路灯,似乎在无言地期待。

  十月,满城菊花绽放,这里又将迎来热闹的季节……


  那些年,错过的青春

  那些年,狂放不羁的年华里,总会在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留下些有或木有的遗憾,这些遗憾随着时间落寞远去,慢慢在心底变成思念。当思念不仅仅对于地点和人,还有当时的时间,这种感觉便是刻骨铭心,毕竟时间,已经回不到开始的地方。

  有时候一段熟悉的旋律或者一股熟悉的味道或是一种貌似熟悉的场景,就能将我们的思绪骤然带回到从前,那些我们安放青春的边缘。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继续着枯燥而忙碌的生活与工作,每天或枯坐一地细数着钞票与欠条,或东奔西跑挂着勉强的笑容穿梭在大事小情的应酬里,我以为工作以后就是这样,只是目前为止,两年来我还没能适应这次人生定义转变之后的生活。

  借口忙碌而没有了时间看书,没有时间让心灵徜徉在纯净的世界里,所以才会感觉对于有些感受,曾经敏感的行云流水,早已渐渐不知不觉的凋零失落,而这,竟是最可惜的。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繁华的时代里,每个人在生命里的每个阶段,都会有一些不愿示人的心事,深深的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当繁华落幕,岁月枯寂了喧闹,心底的这个地方才会悄悄的奏响回忆的旋律,去回放那些曾经的弥足珍贵。

  像是仓央嘉措的短暂一生,我们记住的是他在佛前的浪漫凄美和对于现实的无奈,永远不会再有人知道他当时的心境,和曾对佛祖的窃窃私语,只是让那个少年和他凄美的诗句,在那一天那一世里静静流传。

  如今错过的那些年,错过的故事或者情缘,会是遗憾吗?一生就这么短暂,又何必再去牵挂那些早已无关的思恋,又何必再去空洞的享受那诗意里的缠绵。

  无挂碍故,远离颠倒梦想,一切随缘,游离的灵魂,徜徉在人世,去陪伴佛前的孤单。


  死

  客机又失事了,虽然机上绝大多数乘客很幸运保全了生命,但是死神还是霸气地震慑到了飞机上每一个人。好吧,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我们来谈谈关于死亡的话题,另起一行。

  对于这个与爱情一样永恒的话题,很多话我不想多说,什么每个人到临命终时都会死拉;不论你什么身份,拥有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最后都逃不脱死神的追捕啦等等,因为大家都清楚。那么…今天小鬼想说些什么呢?我想,我还是来谈谈我们对“死亡”的态度吧,应该对死抱有一种怎样的态度,再文邹一点,就说是我们的死亡观吧。好,问题已经抛出来了,亲爱的读者其实现在您就可以扪心自问一下:对死亡,我是持怎样的观点或态度的呢?

  也许你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或者没有好好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也相信在这个社会上,很多人都是这样,不会去考虑死亡这种不太吉利的事情,即使有,也多认为死亡于自己无关,或者很遥远。这其中也许有种侥幸的因素在里面,因为好像自己不会那么快临到死亡吧。这好比什么?好比我们在动物园的虎舍外面窥探老虎一样,当自己处于高墙之外,远观那老虎,很坦然,没有那种危险性。但是一旦我们在野外突然碰到一只斑斓猛虎,我们会怎么样?

  怕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一下瘫倒在地?那么——死亡,是那只老虎吗?佛教里有这样一则故事:说佛陀有一天问他的弟子,人的生命有多长的时间?有的弟子说多少年的事情,有的说一天一夜的事情,还有的说一顿饭的事情,佛陀都不置可否。最后有一个小弟子说生命在呼吸之间,佛陀听过微笑予以认可。看看,生命在一呼一吸之间,这说明什么?说明死亡随时可能降临到你的头上,而且可以在一瞬之间夺走你的生命,就在你那一口气还没上来之前!这个在佛教当中用一个词就可以解决了,什么?就是“无常”。

  无常随时降临,今天到遥远的他们,明天可能就到眼前的自己。问题是,我们都不信,这点很糟糕啊。其实这些都不遥远,每天我们打开电脑网络、打开电视、翻开报纸,都可以看到关于“死”的事情,这个灾难啦那个意外啦还有战争啦,虽然受害者是他们不是自己,但是我们能保证自己不上那个网络那个电视那个报纸吗?谁都保证不了。好了大家都清楚的废话不多说,马上再回过去,死亡,是那只老虎吗?答案很明显,死亡并不是高墙里的那只老虎,而是在野外被我们突然撞见的那只!所以,对于死亡,我们首要的态度应该是:死亡对于自己来说,是随时随地的事情,而不是我们所想的不会那么快临到那样。有了这样的态度,侥幸的因素就应该被无情的抛弃,我们不能报以侥幸的态度。

  接下来,对于死亡,既然它是无常,随时随地可能会光临到任何人包括我自己头上,对此我们无法抱以侥幸的心态,那么,既然无法回避,问题来了,我们又该如何正面面对它呢?小鬼以为,时刻做好准备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们接着举之前的那个案例,野外的老虎,当老虎还没有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在明知道它随时随地会出现的前提下,我们该如何面对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做好准备。

  比如鞋带系得紧一点,火把握得牢一点,怎么样?必要的时候能跑就跑,能赶就赶嘛。但是,换做死神,它比老虎厉害啊,一旦被“绝大多数的我们”碰上,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不管愿意与否,最后都得乖乖去死,听从死神的召唤呵呵,这个好比我们无法反抗,最后只能被老虎追上丢掉手中的火把然后被老虎吃掉。看来,一般的准备,鞋带系得再紧,火把握得再牢,对于死亡这只老虎,是没有用的。现在问题又来了,那我们究竟该做什么准备呢?你思考一下,我另起一行。

  小鬼以为,对于死亡这只老虎,我们最明智的选择是时刻做好准备。而最明智的准备,莫过于信佛念佛。这倒不是说我自身信佛才这么说,那是因为,对于死这个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到目前为止,也相信在未来无量劫以后,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过佛陀对死亡的阐述,也再没有任何一种教育比得过佛教对死亡的理解。这说明,佛陀对死亡了知最为透彻,佛教对死亡认识最为清楚。

  而且,不仅如此,佛陀佛教提出了我们该如何面对死亡战胜死亡给自己带来的恐惧的方法。既然如此,话说到这份上,在对死亡所做的准备当中,我们怎能缺少佛法?为什么我前面说“绝大多数的我们”,因为很少人会用佛教来做准备。 所以,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人只能束手就擒,极少数用佛法武装自己的人,是不会束手就擒的,因为他能籍佛法超越生死。至于佛法的准备究竟能够如何帮助我们很好地面对死亡甚至战胜死神超越生死最终达到佛所说的究竟涅盘的安乐境界,这个话题讲起来又有很多,这里就不再展开了。而且,我想只有首先当你有做这个准备的意愿和打算的时候,我再来说这个话题可能更好。

  死,其实我们已经经历过无数次。


  落叶恋情

  最喜欢在深秋的季节里,一个人来到河边,树林下,找一个人遮阳背风地方,或静坐或仰面躺在长椅上,望天上云卷云舒,看树上叶落叶飞。心也伴着秋的脉搏一起跳动,情随着秋的微醺气息舒喘,这个时候,心里是一种平淡却又踏实的美,世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属于这个世界的,万类霜天竞自由。

  轻轻的微风从西天边吹过来一朵朵白云,那是一匹匹战马,成吉思汗在弯弓射大雕;瞬然间,白云腾舞,化作千军万马如卷席,百万雄师过大江;一会儿,又神奇般地变幻为天安门的阅兵式,神九飞天,嫦娥奔月……

  风大了,白云飘远了。一片片黄叶稀稀拉拉地落了下来,有的落在地上,有的飘在空中,有的落在河水中,更多是落在我的身上,脸上,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黄叶如蝶,乱花迷醉眼,落叶归根,思绪如潮。

  拾起一片鹅黄的落叶,仔细地看着这上面的叶脉,拾来了一份回忆。这叶里看到了春日里的生机,夏日里的浓绿,白昼里沐浴的阳光,黑夜中微风的雨露。它躺在我的手心上,向我诉说那一段段不平常时光,不平常感悟。静静的看着它,是在读着岁月的诗书,搅动起沉淀的年华。

  白驹过隙,恰同学少年时的我们,曾经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风华正茂,挥斥方遒;在春天的故事里,留下了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画面。在走向新世纪的征程中,下岗再就业,当改革的铺路石,让前进的列车风驰电掣。大浪淘沙,成败论英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如今,夕阳无限好,虽近黄昏时,满目青山夕照明。

  曾几何时,我向往着秋日的天空与秋日的晴朗。

  曾几何时,我渴望着秋空的沉静与秋阳的清灵。

  如今,在这秋天里,我都看到了,也都感受到了,却没有当初的那份欣喜了,但是,依然是那样地乐观从容。每个人对秋都有不同的感受,有人悲秋,有人喜秋,可能,岁月雕刻刀在我的身上刻得深一些,重一点,望着眼前的树木虽然脱去了夏日的绿叶,只有根根枝条指向蓝天,有些单调和孤寂,同时,也感觉到天高了,地阔了,阳光更明媚了,心更暖暖的。

  远处传来那熟悉的音乐:《我们走在大路上》、《学习雷锋好榜样》、《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寻声望去,这是老年合唱队在树荫下排练节目,欢乐在重阳的菊香中。

  池塘边,一朵朵不知名的小黄花在怒放着,蜂蝶还在恋恋不舍地吻着花香,蜻蜓也来凑热闹,青年重爱,老年重情,恋秋的情结连小精灵都懂。

  江边,几只小舟散落地靠在岸旁,孤零零地拴在铁柱上,可怜巴巴的,打鱼的人不知道出那里了。使人一下子就想起来那首小诗:“小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在仕周围皆朋友,归田谁能记我人。人生如这大自然的春夏秋冬,人情更像这落叶纷纷。

  仰躺在秋阳下,忆流年弹指的瞬间,感慨万千。可听远逝旋律的音符,可看今日落叶的翩翩,心随白云悠悠,情在秋风中,心里暖,精神爽,梦在明年的春天里……

 

  雪舞我心

  今年的第一场雪花飘舞而来的清晨,我惊呼一声“下雪了!”欣喜地扑向窗口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轻盈。雪花大朵大朵地飞旋,像是得到了一种指令,纷纷扬扬,漫天飘飞,宛如从天而降的仙女,轻灵曼妙,无声无息。就那么占据了天空,大地,枝条以及人家的屋顶,抬眼望去,一片爽心悦目的白。

  “燕山雪花大如席”望着漫天的大雪,脑海里涌现的,就是这么一句。这么多雪花,像一个个洁白的精灵,很久以来,她们在何处安身?她们是否也经过了一年的等待?她们是否也一直盼望着降临人间凡尘?如果她们有一个住处, 那一定是一个无比圣洁无比宁静之地吧?她们是修得了怎样的教养,使得她们如此的娴静,淡雅而从容呢?

  这一场雪,滋润了许久以来干涸不堪的田野,滋润了人们久盼甘露的心灵。漫步霏霏飘落的雪里,不会感到寒冷,相反地,会有一股温暖温馨的感觉。细碎的雪花,无声地飘落,慢慢覆盖高高低低,错错落落的万物,轻轻落进发丝,脖颈,让肩头渐渐铺满冰做的花朵,那种洁净,安宁,淡泊,真的会陶醉人的心,静养人的心,洗涤人的心……

  如果我是她们中的一朵,我也应该有一颗冰清玉洁的心,我也应该绽放一抹素雅清浅的笑容。那么,行走在滚滚红尘,我该不计得失,不看名利,悄然地来,不惊扰安睡的草木和早起的鸟雀,不惊扰休眠的河流和田地,我只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行者,只愿给纷繁的世间轻轻洒落几许温润,洒落几瓣清新。悄然地去,我的离开的足音,将化作一江柔波荡漾的春水,将是春枝上的一抹浅浅的鹅黄新绿。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那令我每每想起,就饱含着热泪的乡下,那一处简朴的民居,风雪里,家兄能不能歇一歇四季不停奔忙的双脚?房间的一角,有没有一盆燃烧的炭火温暖他沧桑的脸颊,慰烫他一颗劳苦的心?这时候,是否还有未收拾回家的农事丢在自家的田园?雪花飘舞,该同样擦亮他一双因多年劳作而累花了的眼睛,雪花飘舞,该同样滋润他盼望来年五谷丰登的希冀。雪天里,我的家兄家嫂,那一对劳碌多半生的贫贱夫妻,你们是否也懂得围炉而坐,盘算盘算现在,聊聊往后,看看电视,安享片刻农闲的时光?

  雪花飘舞,是不是捎来远方的一片素锦?万水千山,云海茫茫,途中是否曾与伊人相遇?为什么雪花这样轻柔,贴着耳边诉说悄语?雪花落入掌心,无声融化的,是不是伊滚烫的相思的泪滴?你一定记得,就是雪花飘落的时候,雪花作为爱的天使,她指引了我们……

  朵大如席的雪花淹没不了万丈红尘,有好多东西,比雪花更顽固坚硬。可柔软的雪花昭示了一种精神,当我们一定要做什么的时候,就注重追求和奉献的过程。凛然地投入,哪怕跌到粉身碎骨;专注地爱恋,哪怕将心融化,不能自拔……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meiwendaquan/22402.html

Tags:美文深度作品赏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