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摘抄大全_美文故事大全_名人名言日志大全_祝福语哲理大全

网站首页 美文大全 正文

中篇美文赏析:传奇

2021-04-13 美文大全 31 ℃ 0 评论
【www.jugong.cc - 巨工文章网】

  今年的夏天比起往年较温顺多了,而且明天就是学生开学的日子,连最怕热的儿子兔儿都说:“今年这叫什么夏天,居然连空调也没开几天就结束了。”说完这话,他还真象只兔子,一蹦一跳地出门找他堂哥玩了。

  二祥下意识地挠了把有些荒的头发,对正在洗菜准备烧晚饭的妻说:“我得理发了,别明天去兔子学校给老师笑话呢。”二妮头也没抬,嘴里一句话就象块砖头似的甩了过来:“你这邋遢鬼,还晓得老师会笑话你呀?任谁看到都心慌呢。”二祥有些怕老婆,被砖头“砸”了一下也仅呵呵傻笑了两声,就转身去收拾准备吃晚饭的碗筷了。

  晚饭后,二祥趿着拖鞋就径直往村口大娃的理发铺来了。这理发铺就在大王庄村头的路口,贴着盐河堆,和玉芹的杂货铺紧挨着,面对着河堆另一边的自行车修理铺。这修理铺是二德爹开的。顺着盐河堆走上三十几里才能到镇上呢,因此这个放一屁三家都听到响的小旮旯倒成了大王庄的“议事堂”了。

  今晚弯月钩西,偶有风路过。二祥还没转过路口的老槐树,那些纳凉人的谈笑声已经飘过来了。

  二德爹的声音:“我们那会念书可苦着呢,上学没衣穿,到学堂没书读,放学回家割猪草,现在的孩子真是给福不愿享,有书还不想念,这代孩子可怎么是好呀?”

  “这二德爹整天就婆婆妈妈的,迟早要得老年痴呆的,你那会怎能和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相比呢,要不你关掉你的店还回到学校里去,让老师拧拧你的耳朵,呵呵——”这玉芹嫂整天就会拿二德爹开玩笑,一开起玩笑来连辈份也不计较了。

  “二德爹,你是不是遗憾没读过大学呀?过几年送你孙子上大学不就了你的心愿了嘛。”这是村里做豆腐的王老三。

  “二祥,今天挨老婆骂了吗?要是我老婆骂我,我早给她一耳光了。”说这话的是村里大光棍王小鼠,正半躺在竹凳上,恰好面对着二祥过来的方向。

  这只穿着大裤衩的王小鼠刚一说完,纳凉的人群中爆出一阵哄笑。笑声里的人都明白,一是笑二祥真的怕老婆,二是笑王小鼠一个大光棍从来就没老婆,他这耳光想想这辈子是没人扇了。

  王小鼠本已四十几,算只老鼠了,就是说话从来不从脑子过,当初书了念了十多年,可是小学却没毕业。二祥说:“你这老鼠真是二百五,你找着母老鼠了吗?别整天说打,象你这样,就是有送上门的母老鼠也会给打跑的。”

  穿着绸衫、平躺在仙摇椅上的退休教师德才大先生一边摇着蒲扇,一边慢腾腾地说:“小鼠,当初我跟你说了有一千回让你好读书,还记得吧,你看你没文化,开个玩笑还象自打自一个耳光,你后悔不?”可是王小鼠还强要自辩,却在众人哄笑声中结巴了半天也没发出半句话来。倒是二祥就着店铺门前的灯亮,坐到大娃的“手术台”,得意地欣赏着王小鼠的狼狈态。

  “二祥,你明天得送兔子上学了,唉,孩子学习好,做父母的也省心呀。”大先生感叹道。

  是呀,自从兔子考上县中,二祥干啥活都显得很轻快,尤其是二妮近来骂他几句,他也都是一笑而过。一听德才大爹问他,忙说:“德才大爹,是的呢,我来理发就是想明天送兔子上学,大爹,孩子考得好,都感谢象您这样的老师呀。”

  德才大先生挥着大蒲扇,在半空中使劲摇了两下:“感谢象我这样的教师,那是折我寿了,因为我们教不了他们这些孩子什么呀,就比如说,和我一起从民办转正的有好几个呢,又有几个有真才实学,象我们教语文数学的还能谈点东西,可我们那个时代过来的教英语,现在我退休了,也不怕你们笑话,那些人有几个会一句外语呢?不过认识几个字母罢了,就象你们都做过我的学生,你们没感觉到,可我自愧呢。”

  本来骑躺在竹凳上的王小鼠,却象瘦猴似的一跃而起,大声嚷道:“德才大爹,那你咋说是我不肯学呢?原来是你们没教好呀!”

  光着上身的二德爹手里蒲扇一指王小鼠说:“小鼠你就别怪老师了,你象大娃二祥他们怪怪老师不行还是对的,你呢,那是你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此时恰好玉芹门前灯光落在二德爹身上,本来黑黝黝的皮肤,现在异常发亮,折射到了正在理发的二祥眼里。

  德才大先生谈兴十足,说:“我给你们讲个传奇故事吧,就我那同事于才仁,我刚才说英语会几个字母的就是他呀,就这人,本来什么也不是,但是他有个当村支书的父亲,就想给他谋个差使,恰好他初小毕业那年,公社办了所中学,到处招老师。于才仁的爹就说情让他进了中学教书,可这于才仁只有语文里能认识几个字,那就教语文呗,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学校发现这于才仁啥也不会,就想辞退他,正要辞退他呢,这年中学开始开设英语这门课,当时全县也没几个会英语的呀,于才仁就自荐教英语,学校就把他留下来了。”

  二祥和大娃异口几乎同声地说:“我们英语都是他教的呀。”

  德才大先生缓了一口气说:“他这英语呀,不仅教了你俩呢,还教了好多年呢,事实上他连一句英语都不会说,有一年全县教师抽考,他考了二十分,本是铁定要退掉的,可是这一次他又死里逃生,改教生物。而且没过几年,他却被转成公办教师,具体怎么转的,没人知道,反正是很富传奇的一个人。”

  王小鼠得意洋洋地说:“看来我没上初中,那是对的了,就这样的老师教我,那我教他也行了。”

  “呸,就你这德性,就别吹牛了。”正给二祥理发的大娃对着王小鼠猛吐了一口,转头又对着大先生说:“德才大爹,是不是你们那代教师都有这样或那样的传奇故事呀?”

  德才大先生也许是说到兴头上了,半坐起身体,挥着蒲扇:“当然这样的故事很多,可谁说现在这帮教师中没有传奇呢?你比如说,国家强调教育公平,又怎么公平,让孩子在户口所在地入学,这不就是很霸道宣布富人的孩子可以随房子到任何一所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就读,而穷人的孩是不能的,如那些穷乡僻壤,现在只能被一个无形的笼子囚罩着,而政府口口声声喊教育公平,不过只给乡下学校派个县城里的校长,其他一切如旧,还有,可能你们都不知道,那就是现在的老师实际不是老师,而是给于才仁这样的人顶替,毕竟他们的水平比于才仁好多了,因为于才仁他们都转正了,总得发工资呀,发工资又不能教书怎么办?那就让这些还没到退休年龄的老师出点钱给不是老师的老师,让他们顶名上岗,而这些不是老师的老师都是有关系有背景的却又找不到体面工作的那些人家的子弟,而这些本纨绔子弟,只需执教有年,谁能说他们不创造新的传奇,而国家政策是重教,退休工资节节高呀,可我们这乡村的教师队伍,只要是有关系谁都能来混一辈子呀。”

  正受着大娃摆弄的二祥有些紧张地说:“德才大爹,县中怎样呀?”

  德才大先生慢悠悠地说:“你家娃聪明,凭自己本事进这样的学校,那就误不了事呀。”

  月牙儿渐渐隐到云层里落入盐河西的沟里去了,而风亦似乎大了点,接二连三有乏困的人搬起凳子走了。二祥在回去的路上,一边庆幸兔儿考上了市重点,一边又埋怨自己的老爷子当初没去教书,而是做了村干部。教师退休据说每月可领几千块呢,但自己的父亲现在一分钱也领不了,可惜父亲没有德才大爹口中的传奇

  起风了,风更大了。二祥回到家里时,妻儿俱已熟睡。

本文来源:http://www.jugong.cc/meiwendaquan/22555.html

Tags:美文传奇

热门推荐